您当前位置:永恒地产中介代理有 > 合作伙伴 > 正文

原创李渊父子晋阳首兵,兵锋直指长安,霍邑之战敲响了隋朝衰亡的丧钟

时间:2020-06-17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原标题:李渊父子晋阳首兵,兵锋直指长安,霍邑之战敲响了隋朝衰亡的丧钟

弁言

公元617年,李渊父子宣布在晋阳首兵。它就像一道劈裂天空的艳丽闪电,一举刺破了隋王朝的茫茫夜晚;又像一道穿越云端的熠熠曙光,瞬息照亮了李渊问鼎天下的信念。

首兵前的准备①:巧除炀帝知己,李渊顺当首兵

大业十三年正月,李渊因兵败遭到隋炀帝免职责罚并就地拘押。也就是从这时候首,李渊已经下定了首兵的信念。

但是,他的身边还安插着隋炀帝派来的两颗钉子——太原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。他们是杨广专门安插在李渊身边的两名知己,方针就是为了监视李渊。

首兵的还李渊面临的一个重要题目——兵力不能且手中调兵的权力有限。因此,如何扩大兵权并且有有余得当的理由征兵,是李渊当前急需解决的题目,而这总共又要得到王威和高君雅的声援。

得当李渊幼手幼脚之时,忽然传来了马邑军官刘武周发动兵变的新闻。听到这个新闻后,李渊乐了,他期待的机会终于来临了。

果不其然,当刘武周攻下楼烦,并攻击了汾阳走宫,兵锋直指太原时,王威和高君雅急了,他们二人无统兵能力,只能求助于李渊。而这正是李渊所憧憬的,有了刘武周偶然中的“助力”,再添上王高二人的声援,他就能够清明正直地征兵了。

说干就干,李渊征兵的命令一下,短短几日间,便征集了近万人,而这支军队将成为太原首兵的主力军。随后,李渊又催促李建成兄弟和他的女婿柴邵快捷前来太原齐集,共同首事。

万事俱备。

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想手段除往王威和高君雅。

而王威和高君雅二人也绝非等闲之辈,当李渊大周围周围征兵的时候,就已经引首了他们的疑心。因此,他们决定在晋阳城南举走祈雨大会,准备在会上伺机干失踪李渊。

但他们的计划失策了,他们的计划被一个叫刘世龙的当地乡长得知,挑前告知了李渊。李渊当即与刘爱静、李世民等人制定了一个走动方案,决定先着手。

睁开全文

大业十三年五月十五日早晨,李渊齐集王威和高君雅在办公厅议事。就在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,一个叫刘政会的人拿着一封信闯了进来,并喊着要状告王威和高君雅。李渊接过信一看,立刻高声宣布:“王威和高君雅黑中勾结突厥,准备里答外相符抨击太原。”

李渊话声一落,刘爱静、刘弘基、长孙顺德等人立即冲了上来,将王高二人当场逮捕,关进了监狱。而就在李渊逮捕了王高二人两天之后,突厥骑兵忽然南下,对晋阳城发首了攻击。这样一来,王高二人勾结突厥的罪名,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突厥退兵后,晋阳城内的军民都以为这次攻击是王高二人引狼入室,于是纷纷乞求斩杀王高二人。于是,李渊顺势而为,将王高二人当多斩首,既赢得了人心,又彻底清除了这两个心腹之患。

首兵前的准备②:北附突厥消弭南下后顾之郁闷

除失踪王高二人之后,此时李渊手中兵精粮足,时刻准备首兵。但是,他还有一个顾虑,背后的突厥人对他首终是一个重大要挟。万一他挥师南下,突厥人乘机进犯太原,那将使他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。以是,他要想顺当南下,必须先要稳住突厥。

为此,李渊亲自给突厥首领首毕可汗写了一封言辞谦敬的信,他说道:“当今隋国丧乱,苍生清贫,若不施舍,终为上天所责。吾今大举义军,欲稳定天下,远迎君上还都,与突厥恢复和亲。倘若可汗能与吾一同兴师南下,期待不要迫害平民,除此之外,金钱财宝,皆归可汗所有;倘若可汗不愿随吾南下,只愿和亲的话,也可坐享优厚的财物。该怎么做,任凭可汗选择。”

对突厥人来说,李渊开出的条件无疑极具勾引力,由于他们每次南下抢劫的时候,不为土地,只为金钱。

因此,当首毕可汗看完李渊的信后,大喜,心想不必出一兵一卒就能够得到大量的财物,何乐而不为呢!随后,他给李渊回信说:“老弟,你就坦然地往吧,老哥吾辛勤声援你,要兵要马,只要你启齿。”但前挑是请求李渊向突厥称臣,成为突厥的附庸。

李渊收到回信后,沉默不语,固然他很不宁愿成为突厥人的附庸,但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矮头。这一刻,他选择了哑忍!等着吧,首毕可汗,等大唐王朝壮大的时候,就是你突厥的末日!

得到突厥声援后,大业十三年六月初五,以李渊为首的政治集团终于在太原正式首兵,隋亡唐兴的历史大幕就此拉开。

攻克西河郡,李氏兄弟初露锋芒

在谋士刘爱静的提出之下,李渊的战略目标特意清晰,就是隋朝的政治心脏——长安。但要攻克长安,必须先攻克西河郡。

对于首兵前的第一仗,李渊将这次重任交给了李建成和李世民兄弟二人,并且只给了他们三天的军粮。也就是说,倘若李氏兄弟二人在三天内拿不下西河郡,那后面的事情就不必想了。那么,对于这次考验,初出茅庐的李氏兄弟能否完善呢?

得到李渊的命令后,李建成和李世民二人信念百倍地上路了。沿路上,他们与士兵同甘同苦,对沿路平民秋毫不犯,沿途凡是有老平民送上食物,他们则逐一拒绝,并且说道:“此隋法也,吾不敢。”

倚赖着这栽清廉自律和宽容待人的作风,他们的名声很快传到了附近平民的耳朵中,也传到了西河郡军民的耳朵中。他们一听李氏兄弟的军队这样仁慈,纷纷屏舍了招架的信念,唯独郡丞高德儒企图负隅顽抗。

六月初十,李氏兄弟率军抵达西河城下,看着目下装备优越,斗志清脆的士兵,城内的隋军早已毫无斗志。因此,李渊的军队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西河郡,活捉了郡丞高德儒。

在随后的处置过程中,李氏兄弟只是将高德儒斩首,此外不杀一人,对西河郡的平民秋毫无犯,让平民各安其业。

初出茅庐的李氏兄弟不负多看,几乎兵不血刃地拿下了西河郡,使李渊兴师南下的信念大添。

首战告捷,李渊更添坚定了“南下关中,西取长安”的信念。

大业十三年七月初四,李渊任命李元吉为太原留守。初五,在晋阳誓师,发布了讨杨檄文,并传布各方。同日,李渊亲率三万精兵从晋阳起程,正式踏上了帝业的征程。

七月壬子,高祖杖白旗,合作伙伴誓多于野,有兵三万,以元吉为太远留守。癸丑,发太原。——《新唐书·高祖本纪》

霍邑之战——敲响了隋王朝衰亡的丧钟

李渊首兵的新闻传到长安后,隋代王杨侑派宋老生率精兵上万进驻霍邑,派屈突通率精兵上万进驻河东郡,与宋老生遥相呼答,不准唐军西进。

七月十四日,李渊率军到达贾胡堡,距离霍邑仅50余里。在贾胡堡南面,就是宋老生重兵据守的霍邑,而在霍邑后面,则是屈突通的军队。

当前,摆在李渊父子和将士们目下的,将是一场真实的考验。要想拿下霍邑,绝对异国像打西河郡那么轻盈。

基于此,一向郑重的李渊异国急于发动进攻,而是率军在此地驻扎,期待几乎。正好又不息多日天降大雨,不幸于大周围攻城作战,李渊趁这个间隙息整军队,并命人往太原押运一个月的粮草过来,准备雨停了就攻城。与此同时,他又给占有洛阳李密写了一封信,信的大致内容是把李密大肆吹捧了一番,与李密说相符了首来,稳住了李密。

但对李渊来说,这雨下的未免也太长了吧,从他们到达贾胡堡时就异国停过,时间一长,军中余粮不能,而前往太原押运粮草的军队又迟迟未到。

连日来,李渊的情感也跟阴郁沉的天气相通润湿而阴郁,当前又在军中谣传突厥人刘武周准备进攻太原。军中人心浮动,将士匮乏斗志。鉴于此,李渊不得不召开一个危险会议,就留下来不息打霍邑依旧返回太原一事睁开了商议。

对于是否不息打霍邑依旧班师回太原,军平分成了分歧的两派。

以裴寂为首班师派认为:

①军中粮草即将告罄,且宋老生与屈突通遥相呼答,占有天险,吾们暂时半会儿打不下来。

②李密虽说口头上与吾们说相符,但这到底是不是诡计还很难说。

③突厥人历来食言而肥,又和刘武周尴尬为奸,不免会趁吾们南下之际,对太原发首进攻。

④太原是吾们唯一的按照地,义军的家属都在那里,不如先回往保住太原,然后再从长计议。

裴寂等认为:“宋老生、屈突通连兵据险,未易猝下;李密虽云说相符,奸谋难测;突厥贪而无信,唯利是图,武周,视胡者也;太原一方都会,且义军家属在焉,不如还救根本,更图后举。”

听完裴寂等人的提出后,李渊有些波动了。但他依旧将目光转向了李建成李世民兄弟二人,憧憬从他们嘴里得到想要的答案。

所幸,李氏兄弟二人并异国让李渊死心,他们针对裴寂等人的偏见,挑出了四条指斥班师的理由:

①眼下正值收获季节,遍地都是庄稼,何需不安断粮。宋老生躁急佻达,一战便可将其生擒。

②李密一门心理守着东都粮仓,不能够南下攻打吾们。

③刘武周固然外貌倚赖突厥,但本质却和突厥人相互猜忌。他固然贪图太原,但更怕马邑被突厥抄了后路。

④吾们之以是首兵举义,方针就是为了营救苍生!当前为了幼幼的波折,就班师回往,恐怕义军会随时解体。到时候吾们固然据守太原,但那跟盗匪又有什么区别呢?

“今禾菽被野,何郁闷乏粮!老生轻躁,一战可擒。李密顾恋仓粟,未遑远略;武周与突厥外虽相附,内实相猜。武周虽远利太原,岂可近忘马邑!本兴大义,奋失踪臂身,以救苍生;当先入咸阳,号令天下。今遇幼敌,遽已班师,恐从义之徒,一朝解体,还守太原一城之地为贼耳,何以自全!”

听完李世民的精辟分析后,李渊咬了咬牙,首先决定留下来不息攻打霍邑。

正所谓“自立者天助之”,就当李渊下定信念攻打霍邑之后,七月二十八日,太原粮草运到。与此同时,多天的阴雨天最先转晴。

八月初三,天色刚亮,李渊率军,兵锋直指霍邑。

在路上,李渊顾虑宋老生拒不出战,咨询李建成和李世民的偏见。兄弟俩胸中有数地说道:“宋老生有勇无谋,吾们只需派轻骑向其 挑衅,他不会不出。若他真的不出战,吾们就散布新闻,诬陷他要遵命于吾们。他不安被同僚告发,自然会出战。”李渊听完后点了点头!

随后,大军到达霍邑城下,李渊命令李建成和李世民率数十名骑兵前往挑衅,他则率率数百名骑兵在霍邑东面期待主力军队。李氏兄弟二人兵至霍邑城下,一面伪装要攻城,一面怒骂宋老生。

有勇无谋的宋老生自然被激怒了,率领三万人别离从东门和南门出击,这正是李世民所憧憬的,只要将你宋老生诱骗出来就益办了!

两军接战后,李渊随即率主力进入战场,随后命李建成城东列阵,李世民城南列阵。李渊为防止宋老生逃回城内,佯装败退,吸引宋老生远隔城池。李世民见宋军东出,侧翼袒露,抓住机会,率军直插宋军之后。

两边短兵相接,立刻睁开了强烈的战斗。李世民身先士卒,继续砍杀了数十人,将士们一看,士气大振。在李世民的冲击下,宋军阵势大乱,李渊又趁机命人在阵前喊道:“宋老生已经被活捉了!”

宋军听闻,顿时斗志全无,宋老生不得不转身而逃。李渊率军急忙追赶,城内守军想放下绳索拉宋老生上来,首先被追上来的李渊部将卢君谔一把给拽了下来,随即一刀砍下了宋老生的首级。

随后,李渊趁势攻占霍邑,俘虏了城内守军,取得了霍邑之战的胜利。

这一战,是李渊入驻关中的关键性战役。首战告捷,不光鼓舞了士气,为入关创造了有利的气势,而且对同一全国搏斗的成败,影响甚大。

攻下霍邑之后,李渊一气呵成,相继拿下了临汾郡、绛郡。

八月十五日,李渊率军抵达黄河东岸的龙门。站在黄河岸边,看着奔腾的黄河,此时的他信念满满,心中有余了无限豪情。只差一步,他就能够跨过黄河,直取长安,向着代外了隋王朝的中央长安进取。

李渊自夸,这镇日离他不远了……

Powered by 永恒地产中介代理有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